团委会
站内搜索:
 首页  机构设置  通知精神  公告公示  韩园之星  韩团要闻  基层团讯  文艺缤纷  志愿服务  中青精读  推优发展  资料下载  团委书记信箱 
当前位置: 首页>>中青精读>>青年文学>>正文
麻花状“犀利”传染病
作者:    文章来源: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2-05-16 22:55:00

麻花状“犀利”传染病

文/陈驰欣

一名打工女子,利用其超人的“择偶”标准与雷人的自身条件瞬间“汇聚”为人们眼中的焦点——“凤姐”;一个街头乞丐,凭借其另类的衣着与俊朗的脸庞迅速蹿红为人们心中的偶像——“犀利哥”;一群大学毕业生,因为争夺令人嗤之以鼻的工作马上引起了大众的关注,而这个工作就是——掏粪工。现今,大江南北、春夏秋冬无时无刻不在充盈着一种“犀利”的娱乐精神,生活在社会“瓶颈”的大多数,是不是被传染了?

毫无疑问,这个时代有一群愿为娱乐而死的人们,他们追捧另类,崇尚恶搞,制造出许许多多经典的网络语言,乍一看,他们只是为娱乐而娱乐,其实,他们在“贩卖”“寂寞”的同时,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人群传播一种传染病——麻花状“犀利”症。麻花状“犀利”症,笔者自诩为是一种在社会压力巨大,自身期望与自身实际差距过大的情况下产生的畸形尊严人格。(这个定义很不错)

也许,我们可以肆无忌惮地嘲笑“凤姐”,以一个看客的身份愚弄她在万众瞩目之下的“自导自演”,也可以饶有兴致地对“犀利哥”的衣着长相评头品足,还可以置身事外地笑看大学生为一个掏粪的岗位争得“头破血流”,但我们有没有想过,罗玉凤、犀利哥、掏粪大学生这些看似是病症主体的背后,其实有一群真正病入膏肓的支持群体。如果没有炒作公司的幕后操纵,疲于生计的“凤姐”有机会去整容,五湖四海地飞来飞去,把整个娱乐圈搅得乌烟瘴气吗?如果缺少网络闲客的独特视角,温饱不济的“犀利哥”有可能引领时尚新潮流吗?我想,要是“犀利哥”只是一个大众化的乞丐,他还能不能受到万众瞩目的待遇?很大可能现在的他还回不了家,在外头咀嚼艰苦岁月留下的硬痂。而对于掏粪的大学生,我们会关注,会报以同情,却不把目光投向那些还找不到工作的高学历知识分子,究其缘由,不就因为他们找的工作给人们造成的嗅觉冲击够大吗?现实生活中的大多数,受不了生存的苦,总爱用“阿Q”精神支撑自己,在愚弄别人的同时提高自己,殊不知,娱乐别人的同时自己也成为“被娱乐”的一份子。于是,麻花状“犀利”症便成了一种瘟疫,肆无忌惮地传播开来,而这一次,人们遇见“瘟疫”这种东西居然没有抱头鼠窜,而是前仆后继地主动被传染,这是一种心理病征的体现。在社会大道上,芸芸众生就是路上的小沙石,想要“出类拔萃”,只能化石为坑,祈求雨水的降临,变成一个折射光线的水洼,溅脏别人鞋裤后招来一顿痛骂。要是有幸遇到酸雨那就更完美了,在得到一顿痛骂后还能享受“被畏惧”的快感。那些整天挖空心思包装“凤姐”的人们就犹如捧满酸雨的水洼,并不满足大家一笑了之,将其当做茶余饭后谈资的态度,于是越整越离谱,直到大众厌烦了、发飙了,此时,他们也就“荣升”为麻花状“犀利”症病群的“领头军”。

究其原因,作者以为当代人缺乏的是一种悲悯意识。无论是打工仔还是大学生,都不得不为了区区的几个“孔方兄”或出卖体力或绞尽脑汁,为了一个看起来毫无吸引力的职位挤破头颅,而在挤破头颅幸运地上岗之后,又面临着稍有闪失就被上司骂得狗血淋头的危险。我们都是可怜人,我们都身不由己。既然这样,我们就应该贴着地面匍匐前进,冷静地审视地平线上的匆匆脚步,学会用悲天悯人的情怀回头温柔地注视着在这片热土上勤勤恳恳耕耘的人们,而不应该将自身对社会的不满叠加到那些与自己一样不幸,甚至更悲惨的人身上。只有当我们有这种意识,并加以重视的时候,我们才能减轻自己身上麻花状“犀利”症状,渐渐地,我们不“犀利”,以平实的心态对待一切,悲悯情怀也就在我们身上体现,这是一种对人间苦难中的人有一种博大的爱,并以感同身受的情感来看待一切的心境舒畅情怀,作者相信它是消灭“犀利”症这一瘟疫的良药。

还是那句老话:“解铃还须系铃人”。有病就要记得看医生,而这个医生,就是我们自己。

责任编辑:twhbjb    
最新通知  
热门文章

All Right Reserved Copyright 2008 共青团韩山师范学院委员会

地址:潮州市桥东韩山师范学院团委会 邮编:521041